娘家拆遷三套房沒女兒的份,父親癱瘓弟弟讓姐出錢,姐笑著拒絕

2019年05月15日     3,266     檢舉

劉穎出生在城郊結合部,家裡姐弟兩個,父母對兩個孩子還算是公平,雖然有好吃的會多分給弟弟一些,但是劉穎已然覺得很幸福,如果出生在村裡那些重男輕女的家庭,那才真的叫苦。從小姐弟倆感情不錯,每天一起上下學,弟弟個子小劉穎心疼他,不用父母叮囑主動替弟弟背書包。

劉穎的懂事,換來父母的欣慰,他們經常感嘆能擁有這一雙好兒女,簡直是一生莫大的福氣,還說只要劉穎好好讀書,家裡就是砸鍋賣鐵都供她上大學。可是姐弟倆學習成績平平,都只讀到高中畢業便在附近找份工作,劉穎在酒店做服務員,月薪加上滿勤獎酒水獎有三千多,她每月只留兩三百零花,其餘全部交給家裡。

一家四口生活的平靜而溫暖,眼看劉穎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,她和酒店裡的傳菜生好上了,男孩是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外地人,雖然沒錢不是理想中的乘龍快婿,但是他實在肯干,保證一輩子會對劉穎死心塌地。見兩人真心相愛,父母沒再阻止,不過家裡錢都蓋房用光了,實在拿不出陪嫁,父母表態等以後條件好再彌補女兒女婿。

婚後劉穎和丈夫開了家小吃店,樓上住家下面做生意,弟弟在城裡上班平時每天都來吃飯。突然連續幾天弟弟都沒出現打電話也不接,劉穎擔心出事便回娘家問情況,剛一進村就遇到鄰居,說劉穎有遠見,當初結婚戶口沒遷走,眼下村子拆遷她起碼能拿一套房。

劉穎開心的往家跑去,當她問消息真假的時候,全家人先是說沒影的事,後來又說劉穎光有戶口沒有土地,就算給40平方安置也還要拿出不少錢,不如家裡按照市價把平方買下來,讓劉穎他們再努力幾年在城裡買房。聽到這話劉穎的心碎了,她和丈夫一時半會確實拿不出錢補房款,原以為娘家能夠幫襯一把,結果早早撇清關係,劉穎一賭氣拿了幾萬塊錢走了。

這件事對劉穎影響很大,她意識到在利益面前,最親的人都未必能靠得住,想過好日子只能依靠自己的雙手,她把那些錢投到生意里,發誓要有一番作為。自從娘家拆遷的三套房本上都是弟弟名字,他便趾高氣揚起來,經常和一幫朋友去劉穎店旁邊的酒店吃飯,看到姐姐姐夫招呼也不打一個。弟弟的改變讓劉穎心寒,父母口口聲聲不偏不倚,結果關鍵時候心裡在乎的還是兒子,想明白之後,劉穎便自動和娘家疏遠,手頭再緊都不會問他們借一分錢應急。

夫妻倆起早貪黑三年,終於在城裡按揭一套房,一家三口生活的很幸福。那天正準備打烊,外面急匆匆跑進來一個人,仔細一看原來是弟弟,他氣喘吁吁的對劉穎說父親住院了,劉穎心裡再有恨,聽到這個消息還是很焦急,夫妻倆趕緊關店門趕去醫院。父親的情況很不好,是突發腦溢血,一番緊張的搶救,雖然命保住可卻癱瘓不能動。

那段時間劉穎一有時間就去醫院送吃送喝,換母親歇歇,到了出院那天,弟弟提出要開個家庭會議

,他帶頭髮言說:「姐,父母養育我們一場不容易,如今到了我們反哺的時候了。都說女兒是爸媽的貼心小棉襖,可是這幾年爸媽一直是我養著,這回爸出院就住到你家,你這個小棉襖也該儘儘孝心了。」

不等劉穎開口,弟弟又說:「我知道你們夫妻工作忙,所以我讓媽也住過去,平時還能替你們看看孩子。」劉穎越聽越覺得不對勁,再一看父母,他們眼睛紅紅的,低著頭不說話,劉穎頓時明白,弟弟這是見父母老了開始嫌棄了。她一拍桌子,笑著拒絕:「你想得美!當初你一人獨佔三套房子的時候,怎麼沒考慮到要贍養老人?如今爸媽年邁你覺得是累贅,想讓我照顧門都沒有

!如果你看他們礙眼,大可以讓他們單獨住,再花錢給他們請個保姆,你和媳婦的生活壓根不受影響。」

弟弟一聽氣急敗壞,跳起來罵劉穎不孝,其實那三套房早已賣了兩套,全被他揮霍一空,剩下這套他倒是想賣,可妻子說敢賣就離婚。看著父母老淚縱橫,最終劉穎心軟,把他們接回家悉心照料。其實贍養父母劉穎心甘情願,只是一想到他們偏心的那一幕,就覺得不能接受,同樣是兒女,為什麼要厚此薄彼?

註:圖片來源於網路,圖文無關